文章库

纯文学 | 婆(二)

2017-07-30

婆是从战争年代幸存下来的,曾经也背着不大的行囊被公牵着在日本人的炮弹里逃生。至于那行囊里装的是什么,也无从知晓了,想必在那时也是十分珍贵的。


在我记忆中能够触及的,婆已是满头白发,佝偻着背的模样。然而婆有一双美丽的大眼睛,因为高度近视,于是在看人时越发睁大了。每次来到婆的身边,婆总是凑得很近的看,就像端详一件宝贝一样。尽管眼神不好,但婆却很爱看书,大概是读者、知音,还有如《岳家将》之类的演义小说,我猜想婆也许并不真正十分关注看的内容,只是心里头照着字默念而已,在文字中总有许多有趣的地方引得婆笑出声来,随即便把这有趣的话读了出来。


婆是没有读过书的,不知在哪学会了念字,也许是颇有文化的公教的。公是一名中医,同时热爱新的事物,例如照相。在公和婆都年轻的那个年代,一位是翩翩公子,一位是如花似玉。在婆崇敬、痴情的望着公时,公想必是希望把所有知晓的有趣事情都告诉婆,于是自然就教会婆念字了。


是的,每一代人都存在那段“最美好的时光”。公和婆的那段时光只有他们自己才清楚,旁人只能猜测了。但似乎有可以想象,就像每个人都经历过一样,如此相似,却如此不同。


从农村进了县城以后,婆和公住在一个四面种满橘子树和琵琶树的大房子里,房子在半山坡上,时间过的缓慢幽静,邻里和睦。公总是低着头走路,若有所思的样子,婆跟在后面半步的距离,或是一种习惯,这习惯让婆感到依靠,感到安全。


公走了以后,婆就很少走动了,身体也渐渐的不好起来,见了儿女和亲人,总是谈论梦,一些关于过去的,一些关于公的。 


深圳秘密花园品牌管理有限公司 | 一体化微信自媒体品牌运营商


上一篇